移动版

主页 > 体育赛事 >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桃红梨白:媒体人、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。公众号:geyiran666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文丨一冉 谦叔      图丨来源于网络

  《羞羞的铁拳》的票房20亿了,在国产喜剧中相当争气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没有一个流量小花,也没有大牌明星,怎么生生拼下这20亿的?

  让人发自内心地笑很难,《羞羞的铁拳》却让人笑到拍红大腿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专业打假的体育记者马小,与假拳代言人艾迪生互换灵魂,上演一连串囧事,平均几分钟就有一个笑点。

  这其中,一半笑点来自于马丽。

  变身之后,她在洗浴城放飞自我,活脱脱一个爷们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马小男友吴良找上门来,她一边演足男人的内心戏,一边又要演“男人”装成的女人,比高大魁梧的艾迪生还要man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“把自己变成一个男人”对马丽来说,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里,她就演过女汉子马冬梅,一把标枪玩得虎虎生风,还能保护夏洛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这次的 “纯爷们儿”,难度升级了。

  演女汉子,马丽靠经验和技巧就能完成;但要从神情、动作、语言都变成男人,需要就是把自己打碎重造了。

  提前几个月开启直男模式,学习艾伦说话动作,实打实把自己当男人活了三四个月,细节都用在了电影里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走起路来八字外翻,路边等车,一只脚要垫在石头上。

  抓娃娃机功亏一篑时,一怒之下一拳冲向机器,被艾伦吐槽:“这是连男孩都干不出来的事。”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这边拍完戏,那边去参加真人秀。和女人味十足的林志玲同框,导演组建议她换条裙子,她一摆手:对不起,没带。

  节目组主动提供衣服,她又一摇头:对不起,不合适,不习惯。这简直就是艾迪生会说的话!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但马丽毕竟还是女生。

  《羞羞的铁拳》最后一场戏是在水中拍的,恰好遇上生理期,马丽用“最难受、最痛苦、最崩溃”来形容拍摄感受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电影花絮中,她没绷住自己,趴在艾伦肩上哭了。杀青后,她微笑着告别工作人员,一个人在洗手间门口放声大哭。

  这一幕被导演看到,对马丽说了句:对不起阿丽,我忘了你是个女人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和一般女主角相比,马丽的造型总是土、彪、雷,但总能用接地气的表演赢得喝彩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:为什么女喜剧演员不能美美的演戏?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喜剧演员被称为“谐星”,不仅演技要好,还要会引人发笑。

  女谐星更不容易,从吴君如那一代开始,“女谐星”就被定义为:不那么美,不那么在乎面子。

  其实她们不是不要面子,而是人物比面子更重要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少女时期,马丽挺重视外在的。

  当年考北电,她穿西装外套、高领衫,脚踩高跟皮鞋,喷了一头发胶,“收拾得像个女企业老板”,最后一轮面试被淘汰。后来转战中戏,凭借过硬的专业技能成功入选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排毕业大戏,因为相貌原因,老师放弃了成绩优异的马丽,没让她演女一号。还建议她:真想踏足演艺圈,就把上边的牙齿敲掉四颗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因为不自信,马丽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早早进入剧组,而是去北大林兆华研修班修炼了一年。

  她丢掉学院派的痕迹,跟着北京人艺的大师学习另类的方法:每天像个舞蹈演员一样满地打滚,面对面的两个人要像麻花绳一样相互缠绕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站在话剧舞台上时,表情和细节观众不一定能抓住,但往往站姿就能反映人物性格,这也给“非典型美女”马丽带来了机会。

  放下包袱,浸入情境,不仅让马丽在表演中将自己释放,还被闫飞、彭大魔看中,加入开心麻花团队;被何炅赏识,出演小品《超幸福鞋垫》。

  气沉丹田的笑声,大开大合的表现,让观众一下子记住了她——从台湾来的Mary,哦不,是从东北来的马丽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加入开心麻花,让她找到了归属感。

  和沈腾第一次见面,沈腾正和一群人一边打牌“四个二,炸!”,一边玩桌游“我觉得这个是匪”。

  这种看似“不务正业”的氛围,让马丽找到了“自己人”。《旋转卡门》演出期间,她几乎四天没合眼,是靠同伴互相打气才坚持下来的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借着开心麻花,马丽有了露脸机会。

  春晚上,马丽出演的小品承包了不少笑点:《今天的幸福 2》里,她是女老板;《扶不扶》里,她是头发花白的碰瓷老太太;《投其所好》里,她是女科长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虽然形象上并不美,还显老,但作品深受观众喜爱,马丽也成了众人心中“下一个宋丹丹”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为了把观众带进作品的意境,马丽常常会搭配夸张的动作表情,有时还要嗷嗷叫,丑到她从来不看自己的作品。

  被定位为“女谐星”,认知度是有了,但哪个女生是真的完全不在意形象呢?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,但在喜剧表演中,更需要的是放弃和牺牲。“没有办法,因为我是女喜剧演员,舞台上就不能考虑太多,形象和美只能靠边站。”

  后来,郭德纲告诉马丽:“不要管别人说什么,重要的是看你能给观众带来什么,观众能给你带来什么。”,她才慢慢打开心结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自己可以放下,前辈可以理解,时尚圈可没这么客气。就像赵丽颖被质疑不够时尚,马丽也被挑剔过。

  马丽是标准的北方姑娘长相:脸盘大,五官立体,肤质不够光洁。

  简言之:不够女神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刚拍戏那会儿,常有人议论她的长相:这谁啊?长那么丑还能演,是不是有关系啊?

  走红之后,需要借礼服参加颁奖礼,品牌方嫌她不够时尚,都不愿意借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自尊心接连受挫之后,马丽决定打一场翻身仗。

  从头开始,剪了短发,颜值一路飙升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在公司的鼓励下,为《男人装》杂志拍摄了一组凹凸有致的美图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马丽微博里的自拍:苹果肌、尖下巴、小V脸,45°拍摄……连艾伦都忍不住copy她的拍照动作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也有人说,马丽的美来源于爱情的滋润。

  感情生活中,她看重感觉,而感觉是来自日久生情。现已公开的两段恋情均为“姐弟恋”,男方都是开心麻花团队成员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前任吴江比她小四岁。参加《金星秀》的时候,马丽说过,对待感情她更看重感觉,经济条件、年龄、外形都不是问题。

  一头红发的吴江,在贺岁舞台剧《牢友记》演出中,整个人的状态还是蛮帅的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现任许文赫比她小10岁,恋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曝光,马丽当时挺抓狂的,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于是不到一小时,她就发微博大方承认:你们辛苦了,我们一定好好的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由于年龄差距悬殊,这段感情开始不被看好。

  马丽心里清楚,大家当面笑哈哈,背后就指指点点,认为她和男友是互相利用、各有所图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公开场合谈及男友,她就自动切换到小女人模式,猛夸男友细心,让朋友和粉丝放心。

  “一不小心”还会透露自己在录节目时,男友会陪在身边,还要亲自下厨给她做晚饭吃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恋爱中的马丽,脸上难掩幸福和甜蜜。女为悦己者容,马丽因此变得越来越美,可以理解。

  但当马丽稍微拾掇自己时,反对声音就出现了:“你太漂亮我们就不觉得你好笑了。”喜剧女演员不能太美,似乎成了共识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谢依霖说做女谐星是条不归路,因为当她选择这条路的时候,就意味着要放弃成为林志玲。于是现在她还在网综节目里,与张大大比拼高矮胖瘦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贾玲也表达过类似的困扰,只有保持胖乎乎的身材,才不具有攻击性,所以她不能彻底减肥。

  马丽也挺委屈的,在《饭局的诱惑》中,她就对着镜头发问:为什么全智贤就可以美美地搞笑?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喜剧环境里,瑕疵和缺憾被舞台或银幕放大,才有了喜剧效果。比如宋丹丹扮成的白云大妈,说话漏风,令人捧腹。

  而传统意义上的美女,是奔着完美女神范儿、内心戏去的,刻意搞笑的话,既不自然,也不生动,观众看了也觉得违和。

  孙俪为了支持老公,拍了《恶棍天使》,招来一片差评,观众们普遍还是不太待见甄嬛扮演者忽然变得神经大条、表情过于丰富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时间长了,刻板印象越来越深,“女神”和“女谐星”仿佛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:女神只要负责美就好,女谐星做什么、说什么大家都会笑。

  表演本身不分三六九等,喜剧扮丑不可怕。想要成为什么演员,就会变成什么样的演员。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

  而且,如果一个女演员既懂得搞笑,也懂得扮靓,那不是比一直端着的“女神”能力更全面吗?

  银幕上的女谐星,生活中一样有追求美的权利,角色的形象不等于演员本人。扮演雪姨的王琳就在《脱口秀大会》上讲过:凭什么我就一定是吵架担当?我生活中是小女子啊。

  活得明白的演员,不会把自己困于角色,毕竟“人设”不等于真人,与其跟“谐女星”的名头较劲,还不如好好享受恋爱呢~

桃红梨白:女谐星马丽就是又要美又要搞笑